曹磊:“红包雨”的背后是商家的广告营销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0-10-30  浏览:5  海淘人物

摘要:近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认为,之所以红包大战能够如此土豪,背后买单者则是大大小小的商家。春节红包能够带来很好的广告效果,商家通过各家平台向消费者发放购物券或是现金,不仅能够赢得消费者的好感,对品牌进行宣传推广,在一定程度上是传统节假日的广告模式。红包无论在营销还是社交领域,在春节刷遍大众眼球,其上百甚至上千万的广告营销费用撬动大的市场,形成‘红包经济’,成为巨头之间的争夺战,也成为广告商、零售商的营销利器。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春节全国人均发微信红包25次QQ红包有人不愿抢》我就没看春晚,一直在低头抢红包,现在听大家议论春晚‘槽点’,我完全不知所以。2月10日,西安80后牛女士有些遗憾地说,曾几何时,一家人围在电视前观看春晚是除夕夜的传统,而现在,在手机上抢发红包逐渐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春节,已然成为万人低头,机不离身的节日。春节现象抢红包群体放大中老年人抢红包也上心大年初一,西安市民小郭就在微信朋友圈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父母家信号不好,几次抢红包不成的小郭决定放弃。没想到,他60多岁的老爸一边忙着摘抄网上的抢红包攻略,一边把自己手机拿到窗外,守着时间点、探着身子咻一咻抢红包,还提醒小郭阳台信号充足。临到半夜,拿着手机问我有没有‘敬业福’。从除夕到大年初一,年近七旬的老李也一直抱着手机抢红包,他笑呵呵地告诉华商报记者,去年过年还埋怨儿女只顾低头玩手机,没想到今年也成了抢红包一族,从支付宝抢到了9.58元、从微信摇了4.7元。华商报记者从一家第三方数据平台获悉,今年春节在社交平台的推动下,互联网红包在50岁以上的白发网民中也呈现出高达64.6%的渗透率,其中日活跃用户达到28.1%。另据数据统计,目前互联网红包在城市手机网民的渗透率为89.5%,红包高频用户集中在20-29岁,渗透率达92.6%。战况扫描三分天下各怀心思微信QQ着力转化用户我分别收藏了支付宝、微信、QQ分发抢红包时刻,除夕当晚家人都等我一声令下,开始一齐疯狂刷红包。95后田先生说,今年春节四代同堂过年,家人全体都参与了抢发红包,就连不满三岁的小侄女都模仿大人用小指头咻一咻。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红包大战硝烟四起,参与平台及商家众多,但大致还是三分天下的格局,分别是:支付宝、微信、QQ。支付宝方面,除了拿下猴年春晚的直播互动权,还在咻一咻的玩法基础上,推出裂变红包和福卡玩法;微信方面,除延续摇一摇抢红包的玩法以外,开放毛玻璃照片的创意红包玩法,该玩法在节前就小试牛刀,被网友们戏称为雾霾入侵朋友圈;而主体用户为95后的QQ红包,在跨年夜推出刷一刷红包、备受欢迎的口令红包和前不久上线的个性红包。有业内人士评价说,从各家的不同玩法,不难看出各怀心思。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莉对华商报记者分析说:支付宝最大的优势就是电商平台的基础,与微信支付相比金融属性更强,但社交工具一直是支付宝的一大桎梏。与其相比,腾讯微信、QQ在社交领域却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因此微信支付现在要做的不是单纯地增加更多用户量,而是着力金融服务,增加绑卡数,把社交用户转化为金融用户,守住庞大用户群。战果特征支付宝逆袭抢占社交微信红包收发80.8亿个华商报记者从支付宝方面获悉,其战果累累:猴年春晚咻一咻总参与3245亿次,数据还显示,除夕夜,支付宝咻一咻互动平台的总参与次数是羊年春晚的29.5倍;而让许多网友大呼被马云玩了,即到处找敬业福,但最终只791405位用户集齐了五福,平分了2.15亿的大奖。据了解,在春节期间,有超过11亿的现金被腾讯与阿里巴巴投放到红包大战中。重金砸入也获得了理想的效果,红包大战吸引了庞大的用户参与。腾讯方面也对华商报记者表示,猴年除夕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羊年除夕10.1亿个的近8倍。微信红包收发的最高峰发生在00:06:09,每秒钟收发40.9万个红包。此外,红包照片再次引爆朋友圈,互动总次数超过1.92亿次。同时,在摇红包活动中,共计摇出1.82亿个红包。而QQ方面也表示,除夕当日共有3.08亿用户参与了刷一刷抢红包,这三亿多用户共刷出了22.34亿个红包;猴年除夕夜全球QQ用户共刷了1894亿次,参与QQ刷一刷红包活动的用户中,90后占到了75%以上;除夕夜QQ同时在线人数为2.59亿,再创新高。腾讯在2014年试水、阿里巴巴在2015年、2016年扩展,百度在2016年发力,红包终于成为一种市场化的成熟产品,并和带有浓重人文情怀的节日结合在了一起,在不断刷新的数据背后,市场上没有输家。东方电子支付企划负责陈虎东认为。还有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华商报记者说:这场大戏中,腾讯还是老大,但阿里巴巴也没输,通过‘咻一咻’逆袭,进一步延伸抢占社交领域。大战实质春节红包满天飞背后是商家的广告营销之所以红包大战能够如此土豪,背后买单者则是大大小小的商家。春节红包能够带来很好的广告效果,商家通过各家平台向消费者发放购物券或是现金,不仅能够赢得消费者的好感,对品牌进行宣传推广,在一定程度上是传统节假日的广告模式。国内电子商务专家曹磊认为。华商报记者注意到,BAT旗下的诸多产品,都纷纷参与了红包之战。以强支付著称的阿里巴巴,将淘宝、天猫、新浪微博、优酷土豆、高德地图、阿里音乐等旗下多款产品,悉数加入红包大战,为互动搭建多层次平台。社交基因强大的腾讯不甘落后,不仅由微信红包和QQ红包形成犄角之势,而且串联起腾讯新闻、腾讯游戏、应用宝、理财通、QQ音乐等自家产品。陈莉也认为,支付宝、腾讯、百度在支付场景、服务缴费、O2O服务皆有狩猎,采取高频率的应用吸干用户需求,用红包营销方式黏住用户,利用红包撬开更多消费使用入口的杠杆,形成一个用户导流闭环,进行圈地运动。红包无论在营销还是社交领域,在春节刷遍大众眼球,其上百甚至上千万的广告营销费用撬动大的市场,形成‘红包经济’,成为巨头之间的争夺战,也成为广告商、零售商的营销利器。曹磊说。年轻人包压岁钱用发电子红包代替各类抢红包活动不仅是单纯的商家促销,而发展成为了一种联络亲朋好友感情的游戏。从除夕前到初三,发出去了700多元,收了500多。刘鑫打开手机上的微信红包给华商报记者看。从他的收发明细来看,大部分是拜年红包,金额较小,从1.99元到9.99元不等。另外,还有一些几十到上百元的拼手气红包。除了亲友间互发需求,还有一些已有孩子的80后,开始用电子红包发压岁钱。2月13日,华商报记者从腾讯方面获悉,微信红包春节期间(除夕到初五)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总计有5.16亿人通过红包与亲朋好友分享节日欢乐。相较于羊年春节6天收发32.7亿次,增长近10倍。华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全国13亿人口计算,微信红包春节期间(除夕到初五)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假设每个人都发了红包,那么人均发近25次。对此业内人士评价说,红包已经从内部小乐子到现象级产品,深入到了国人的节日与生活。也有用户表示:目前还是习惯用微信或支付宝发红包,用QQ发红包极少。有朋友发了QQ红包,我也没去抢,因为抢到了也不太会用!据华商报记者采访了解,参与QQ刷一刷红包活动的用户多以年轻群体为主,其中90后占到了75%以上。纸质红包受到冲击但影响力尤在过年想给娃发压岁钱,一直买不到带‘福’字的红包。家住西安城南吉祥路的赵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手头有的红包基本是置办年货时商家送的,上面还印着广告信息。2月1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在吉祥路一家大型超市楼上楼下找了几圈,的确没有找到摆放红包的货架。在一位理货员的指引下,记者最终在超市三层文具货架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叠纸质红包,但上面印着囍字。随后,记者又咨询了该路段的几家便利店,有的是只有单一贺字样式的红包,还有的店员答复没有。电子城一家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表示,和春联、中国结等相比,买红包的人要少一些。在城东义乌商城批发文具的孙先生表示,这两年纸质红包的生意大不如前,这可能和逐渐火热的网络红包有关。陕西城市经济文化研究所所长张宝通认为,电子红包对纸质红包形成了一定冲击,但纸质红包也是年俗符号的一种,具备增强文化记忆的功能。纸质红包可以创新,也可以通过精巧的设计增加观赏和收藏的价值。
海客讨论(0条)

头像

0/300

微博发布

部分图片内容来自于网友投稿

955.59ms